三分彩和值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bdo id="ybgdt"><xmp id="ybgdt"><bdo id="ybgdt"></bdo>

<menuitem id="ybgdt"><xmp id="ybgdt">

<samp id="ybgdt"><font id="ybgdt"><menuitem id="ybgdt"></menuitem></font></samp>

<bdo id="ybgdt"></bdo>

分類

迪士尼“公主”變形記

雷鋒空島 2019-07-12 12:39:05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光譜、杜晨,頭圖來自:豆瓣



即將于明年上映的《花木蘭》,最近在中外引發爭議。這部迪士尼根據其20年前同名熱門動畫改編的真人電影,完全重新定義了許多人對主角花木蘭的印象。


“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的木蘭,從虛構作品中北方或中原民族變成了住土樓、著唐妝的客家人;典故中險些被封了尚書郎的女扮男裝,也在預告片中變成了紅顏上沙場的颯爽英姿。


盡管新真人版《花木蘭》與歷史典故的描述相去甚遠,但從預告片來看它仍然在努力且毫不保留地塑造一個性別認知明確的、毋需偽裝的獨立女性形象。


而這樣的塑造,和我們看到的許多探討獨立女性題材的中文影視劇,如《我的前半生》、《創業時代》等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但是,這樣的差異并非一開始就存在。迪士尼作品中可以說有整個女性英雄 (heroine) 形象的蛻變史。


事實上,在通過動畫片塑造女性形象的歷史里,迪士尼曾歷經黑暗時刻。好在,跟著迪士尼一起,女英雄們終于在大熒幕上實現了自己的成長,而這一切花費了長達八十年的時間。


黑歷史時代:來自城堡帶著愛的王子,和隨便誰都可以的公主



1937年,迪士尼發布了《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


劇情中,被繼母陷害流落森林的白雪公主不得不一邊清理著小矮人們留下的臟衣物和垃圾,白雪公主一邊唱著?"some day my prince will come.",期待有王子拯救自己。


最終也是身騎白馬的王子對著沉睡的白雪公主額頭的深情一吻,白雪公主才被從魔咒中拯救。


作為人類制作的第一部動畫電影長片,《白雪公主》無疑在電影和動畫史上有著重要地位。這部片子(以及其原著《格林童話》的)的其中一項成就,就是成功奠定了公主配王子、王子救公主、公主和王子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套路,影響了后世一眾文藝作品的敘事方式。


然而在今天的語境下審視,這樣的橋段和設定顯得格外俗套。


除了被迫成為矮人的保姆之外,《白雪公主》另一處巨大爭議,無疑是那位僅因白雪公主的日思夜想就憑空出現的無名王子——沒錯,如果你重看這部動畫片,會發現白雪公主以及王子本人,從未提及過王子的名字。


事實上,這位王子是在劇中正派人物里唯一外貌身型正常的男子。這一設定進一步強化了某種潛在的,對于女性在交往中所處地位的暗示:找一位還過得去的男子結束自己的劫難,去過 happily ever after 的生活,才是女孩子應該期待的人生結局。


至于王子姓甚名誰,并不重要。只要他是來自城堡帶著愛,就足夠了。直到本世紀初,他才在迪士尼的一次采訪中變成了弗洛里安。


迪士尼所塑造出的白雪公主,符合在當時大多數男性對于女性,以及大多數女性對于自己的期待。迪士尼歷史專家 Jim Korkis 曾表示[1],“迪士尼動畫女主角總是反映他們的時代。白雪公主是當時女性的楷模,她們認為自己的生活必須有王子才能完整?!?/p>



《白雪公主》上映兩年后的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于。戰時的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不斷增強,卻又因為間歇期男性回歸下降,最終間接推動了女性對地位的更高要求,和自我認知的變化。


然而在195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五年之后,迪士尼制作的《灰姑娘》在體現這種明顯變化上仍然顯得格外遲鈍。


再一次,女主角辛德瑞拉,需要受到仙女的照顧和王子的青睞,才有了幸福的生活。


——不過這個時候的辛德瑞拉,比起白雪公主的一味等待,已經開始主動參加皇宮舞會,出現在王子面前。



而在1959年上映的《睡美人》,更是將對女性自我奮斗無用的男性主義暗示發揮到了極致:愛洛公主在大部分時間里,不是在唱歌,就是在睡覺。


所有主要情節都由保護她的三位仙子推動,大決戰則由王子完成。這部動畫片其實可以不叫《睡美人》,譯為《三仙子智斗女巫,公主王子命中注定在一起》更為貼切。


艱難的轉身:寶嘉康蒂的果決,和木蘭的超越



二戰結束后美國先后歷經兩次女權主義運動,分別發生在六十到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至今。在此期間,迪士尼的女性形象也在進行艱難的轉型,并終于在上世紀末實現了重要的突破。


《風中奇緣》(Pocahontas) 就是一個轉折點。它還成為了第一部將非白人作為女性主角的迪士尼動畫長片。


故事改編自真實人物,背景置于殖民主義飛速發展的十七世紀。作為北美“新大陸”原住民包華頓部族的公主,寶嘉康蒂(又譯波卡洪特斯)違背了酋長讓她嫁給部族最強戰士的意愿,卻和誤打誤撞陷入叢林的英國殖民者約翰·史密斯相遇、產生情愫,并隨后墜入愛河。


二人的交往,伴隨著包華頓和殖民者的沖突加劇。最終,寶嘉康蒂在愛人和部族之間選擇了前者,而愛的感染力促成了兩股力量最終達成和平。


《風中奇緣》一反人們對族群對抗的刻板印象。寶嘉康蒂不但接受了史密斯告訴她的先進知識,還教給了他對大自然更為尊敬,和對其它族裔更為包容的處世方式,完成了殖民歷史上不算常見的反向價值觀輸出:


You think the only people who are people

Are the people who look and think like you

But if you walk the footsteps of a stranger

You'll learn things you never knew, you never knew


不僅扮演了重塑殖民者世界觀的人,更重要的是:自始至終,寶嘉康蒂都在自己選擇自己的人生,而非像之前的多位迪士尼公主形象一樣,唯一能做的是等待王子救援。當不確定自己該如何選擇時,寶嘉康蒂求助于柳樹婆婆,而這一神奇力量的存在并沒有改變她的命運,而是告訴他應該遵從內心,走出自己的道路。


《風中奇緣》結尾,史密斯在險些升級的沖突中受到重傷,不得不回到祖國接受治療。在這里,寶嘉康蒂作出了片中最令人驚訝,也最為經典的決定,完成了熒幕形象在觀者眼中的圣潔化:她拒絕了和史密斯共同譜寫人生的邀約,告訴愛人留在部族里才是自己所選擇的路,最終目送著英國大船駛向遙遠的天際線。


這樣的寶嘉康蒂,成為了迪士尼史上最為飽滿,也最為真實的女英雄形象之一。


但動畫片《木蘭》是迪士尼在出走傳統“公主”路線上最大膽的一次嘗試。


木蘭的故事我們都已不能更熟悉。二十年前的原版動畫長片,已經在劇情上對《木蘭詩》的原文內容進行了大量的改編,比如《木蘭詩》在代父從軍的部分之前從未提及木蘭有任何媒妁之約。


而在1998版動畫長片,以及本次的真人電影中,迪士尼在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之前就已加入和媒婆爽約的情節。


在某種程度上,編劇和制片人憑空制造了這一橋段,試圖突出木蘭不但可以和男兒一同沙場灑血,還是一個有意愿、能力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不需要外力協助便能實現人生理想的巾幗英雄,和多年前的迪士尼公主們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咱們女人有力量”——設計臺詞


木蘭和片中最大“花瓶”李翔之間的關系,更是驗證了迪士尼已經在塑造獨立女性形象的道路上實現了艱難的轉型。


片中,木蘭在戰場上立下戰功,一次又一次救下李翔的性命,但在片子中段,木蘭的女兒身被發現,李翔卻將她逐出軍隊了事——通過這段劇情,迪士尼狠戳了一下男權至上的俗套,在許多女性觀眾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盡管一些細節備受當時的女性主義人士批評,比如對亞裔族群的刻畫不準確、百老匯風格的音樂等,1998版《花木蘭》還是做到了一件值得注意的事:這是迪斯尼首次在頂級作品中呈現一個具有混合性別表達痕跡的主角。


制片人 Pam Coats 曾表示[2],《花木蘭》想要帶給觀眾一個同時具備男性和女性風格,在身體和心理上同等強壯的形象。木蘭的形象超越了種族、階層和性別,成為了迪士尼在上世紀所塑造的最為成功的英雄之一。


和此前的迪士尼女英雄相比,木蘭和寶嘉康蒂還有另一個最重要的超越之處:她們并未和追求者/愛人結成伴侶。李翔來花家求愛/蹭飯,電影并未交代二人未來有何發展;《風中奇緣》正片里拒絕史密斯的寶嘉康蒂,更是足夠決絕。


通過這種設定,迪士尼大膽地告訴觀眾們:公主沒有王子,照樣可以 happily ever after.


和過去說再見“我要的是愛,不是愛情!”



看過《冰雪奇緣》的你相信也會同意,沒有什么比迪士尼調侃自己所發明的橋段更有意思了。


首次采用雙女主角,艾莎和安娜是本片的一對公主。因為無法控制魔法的艾莎選擇了自我囚禁,而想要找回真相和姐姐的安娜卻一次次被王子欺騙。


王子露出了邪惡的真面目,而姐妹終于明白能夠讓艾莎控制住魔法、讓安娜恢復健康的,正是姐妹間的真愛。


一些研究者認為,《冰雪奇緣》展示了迪士尼在敘事上的重要突破:艾莎一直被告誡壓抑自己的魔法,但她越壓抑,越容易形成可怕的力量。


這一敘事恰好折射了在男性主導的現實中,女性的意愿、表達和獨立性所受到的自我壓抑,以及社會結構性的壓抑。女性天生具有獨立性,這種與生俱來的東西不應該也不可能被有效地壓抑,否則遲早會造成不可預估的后果。


片中艾莎的手套,就是這種結構性以及自我壓抑的視覺代表。


當艾莎摘下手套,脫掉了披風、扔掉了王冠、散開了頭發,展現出了作為女性毫無拘束,最為本真的形象,也成就了屬于女權釋放的,迪士尼動畫長片八十年歷史上最為標志性的一幕。



最讓觀眾哭笑不得的,就是漢斯王子?!侗┢婢墶吩谄忧鞍攵我槐菊浀匮堇[著俗套的橋段,這是一個標準復刻的迪士尼經典王子形象,過去從來都是愛情和救援的施予者。最后卻突然來了個180度大掉頭,把有著英俊外表和完美人格的漢斯王子變成了大反派,令人忍俊不禁。



至于另一位男性主角克里斯托弗,則在艾莎和安娜的自我救贖之旅中變成了徹底的配角。


他自始至終沒有真正改變兩位女主角的命運。安娜真正需要的,也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愛情,而是保護,是犧牲,是姐妹、家人和朋友之間的坦誠相待。


曾幾何時穿著水晶舞鞋的迪士尼公主,如今正在打碎玻璃天花板?!侗┢婢墶纷層^眾看到,迪士尼已經和經典時代甜軟、懦弱的公主形象徹底說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能夠獨當一面,且不需要王子的幫扶和愛情的力量,也能自我選擇、自我拯救,實現獨立的——字面意義上的女英雄。


通過最新真人版《花木蘭》,迪士尼似乎在告訴人們:這條路,我走定了。


在預告片的大部分篇幅里,伴著“女人應端莊自若落落大方”的背景音,木蘭以頭發散落的清晰女性形象,在戰場上與追擊者纏斗?;蛟S,迪士尼故意選擇了原片里雪崩一役,來容許木蘭以這樣的形象出現。


這樣的選擇,意圖是十分明確的:拯救這個國家于外敵入侵的,不是女扮男裝的士兵,而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女人。



[1]?How Walt Disney's women have grown up?https://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films/features/how-walt-disneys-women-have-grown-up-8420282.html

[2]?Feminism: Girl Power?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988643,00.html?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光譜、杜晨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硅星人?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8330.html
最好的贊賞是耐心閱讀并分享他人
贊賞
閱讀(2855) 評論(0)
三分彩和值计划 全天北京PK10在线计划 腾讯分分彩 腾讯1.5分彩精准计划 重庆时时彩计划

<bdo id="ybgdt"><xmp id="ybgdt"><bdo id="ybgdt"></bdo>

<menuitem id="ybgdt"><xmp id="ybgdt">

<samp id="ybgdt"><font id="ybgdt"><menuitem id="ybgdt"></menuitem></font></samp>

<bdo id="ybgdt"></bdo>